路桥文学 玄幻魔法 唯妻是宠 16第十六章

16第十六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唯妻是宠| 作者:海的挽留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天色将暝时,起了一场迷蒙细雨。

    魏文伦进门刚除下斗笠子跟蓑衣,宁氏便领了丫鬟过来寻他。

    魏文伦正自思量事情,抬头看到来人,当下将雨具递与小厮,上前扶住:“母亲快进来,外头湿寒。母亲前来可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宁氏挥手示意丫鬟退开,转头道:“哥儿方才在想什么呢?我瞧着怎有些心不在焉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见母亲问起,想起那事,面上又现不豫:“皇上今日提我兼任左春坊左庶子,充东宫讲官。”

    宁氏怔了怔:“这是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面色阴郁,挥退了屋内众人,才道:“可我不想做这个东宫辅臣。太子好内贪逸,朽木不堪雕,即便异日登基,也必是个无道昏君。”

    左、右春坊隶属于詹事府,掌东宫讲读笺奏,与詹事府一样,专储东宫辅臣,东宫讲官多从詹事府跟左、右春坊官中遴选。东宫讲官都是皇帝为太子选好的未来股肱,将来太子嗣位后又享帝师之名,因此是个求都求不来的好差事。按例,只有考中一甲、二甲的进士熬上个九年十年资历才能担任的。

    左春坊左庶子秩正五品,官位不高,但很有前途。

    魏文伦是一甲头名,出身满够了,但资历差得太远了,他才中进士不过两年而已。所以楚圭旨意下来时,他惊愣了好半晌才回神。

    “但人家是皇帝,咱们又能如何。”宁氏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魏文伦突然道:“楚圭根本资质不逮,颁行的新政都太过迂阔,偏他刚愎自用,不听人言,新政成虐政,置黎庶于水火倒悬!异日天下揭竿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伦!”宁氏听他越说越过,厉色打断他的话,“谨言慎行!”

    魏文伦面容紧绷,半晌平复了心绪,才吐息道:“儿子也只归家来与母亲说说,在外头怎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宁氏点头:“你知道轻重便好。”说话间想起自己要来与他说的事,又淡淡一笑,“不提这些了,来说说你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闻言,面上浮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宁氏打量儿子面色几眼,笑道:“哥儿这几日眼角眉梢都透着喜色,怪道都谓人逢喜事精神爽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被母亲说得颇有些赧然,面上微微泛起红来。

    “这下可衬了你心意了吧?总算能顺顺当当定了,”宁氏轻叹一息,递了张红纸与他,“这是我请人择的好儿,都是近来的吉日,你挑一个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低头扫完,道:“怎都这般靠后?”

    宁氏不由笑道:“这还靠后?再早些,咱们也赶不及整备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又低头看了一眼,嘴角抿了抿,须臾后道:“先生授意越早越好,想是怕中途生变。”

    宁氏将红纸拿回去:“我看是你自己急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心事被戳破,倒也不遮掩,以实道:“不瞒母亲说,儿子迩来蹀躞不下,故欲早定计议,如此也心安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选个最近的吧,”宁氏低头看着红纸,“这个月十六,总不远吧?”

    魏文伦心里不安,简直想今日就把三书六礼全过了,但成婚是大事,终归是要拣日子一样一样来。他算了算日子,沉吟片刻,点头道:“十六就十六吧,十五是万寿圣节,十六那日我告个假,去行纳采礼,月底大约就能完婚了。”

    宁氏点点头,复又轻叹道:“人家姑娘可是低嫁,你可要对人家好些。你这回也算是歪打正着了。”

    魏文伦望了望帘外的淅沥小雨,微微浅笑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大约苏成是真的害怕裴玑会杀了他,转天晚间,裴玑刚回十王府,下了象辂就看到鄂国公苏修齐撑伞立于门首,躬身相候。

    苏修齐已然年逾古稀,历佐先朝三帝,是年高德劭的股肱之臣,然而不幸膝下单薄,只得两个孙儿,长孙又早逝,只剩了个苏成。鄂国公为这个不成器的孙儿不知动了多少肝火,只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,苏成仍旧死性不改。

    鄂国公刚随着裴玑入了正堂,就端端正正跪了下来,郑重其事地朝裴玑叩首:“微臣已知悉那孽畜的恶行,实在羞愧难当。微臣家教不严,万死难辞其咎,望世子责罚!”

    裴玑并不表态,只道:“国公封了其他人的口么?”

    苏修齐即刻会意,忙道:“世子尽可放心,微臣已处置妥当,此事绝不会传扬出去!”

    裴玑微微点头,旋扫了地上的人一眼:“苏成胡为不是一日两日了,我瞧着老国公似乎总管不好这个孙儿,既如此,那不如让我代国公废了他,也省得国公再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,”苏修齐颤颤巍巍往前膝行一步,连连叩首,“微臣定会严加管教,断不会再让那业畜妄作胡为!求世子网开一面!”

    “毁人清白可是要人命的,”裴玑眸光瞬冷,语气重如千钧,“他今日若得逞,国公恐怕剁了苏成都不足以向西平侯谢罪!我只说废了他,不为过吧?”

    苏修齐跪伏在地,瑟瑟战栗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他是见惯风浪的人,但他此刻忽然深感畏惧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与他父亲一样,一样手腕强硬,行事雷霆,威然不可犯。

    他忽然明白襄王为何对这个儿子器重非常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这个少年恐怕比他父亲更甚。

    都不是什么善茬儿。

    “微臣门衰祚薄,只剩这一个孙儿,”苏修齐气息微颤,“求世子开恩,看在微臣对先朝忠心耿耿的份上,饶过那业畜!世子有何吩咐,微臣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裴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闻言微微笑道:“目下倒的确有一桩事要你配合——你与西平侯是不是交情匪浅?”

    将近戌牌时,苏修齐终于赶在夜禁前回了府。

    苏成一听说老爷子回来了,当下跑来探问状况。然而他还没顾得上开口,迎头就被老爷子狠狠甩了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苏成被打得两耳嗡嗡作响,若非一旁小厮扶着,早一头栽在了地上。他捂着渐渐肿起的半边脸,直着声叫道:“老爷子你是不是疯了!一回来就打我!”

    苏修齐冷笑:“打你算轻的,你要再不长记性,不必襄世子出手,我先废了你!”

    苏成有些莫名其妙,老爷子平素虽瞧不惯他行事,但因他如今是独孙,倒也没真正下过重手,可方才那一巴掌真是使足了力道,他的嘴都被牙磕烂了,老爷子这回是真气狠了,这架势便是恨不能一巴掌打死他。

    苏成不解道:“那世子到底与老爷子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苏修齐不答,只森然道:“谁不好招惹,你偏去犯到他头上!我警告你,下回见着襄世子,当菩萨似的敬着,知道么?还有,你再敢打那楚六姑娘的主意,我亲手打死你!”

    苏成此刻仍旧不以为意:“嘁,不过是个失势的亲王世子,老爷子竟怕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苏修齐气极,抬手又在他另一边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,怒骂道:“你懂个屁!贼混沌不晓事的东西!”又挥手示意家下人都出去并掩上门,低斥道,“将来一旦襄王复辟,必定要秋后算账!我明着告诉你,你若再犯蠢,我一定亲手了结了你!我可不会留着你带累整个国公府陪葬!”

    苏成愕然,连脸上火辣辣的疼都忘了:“襄王不是龟缩在广宁卫都不敢进京么?他还能……还能东山再起?”

    苏修齐觉得这个夯货真是他的债。他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面沉如水:“连现在龙椅上那位都不知道襄王手里究竟有多少兵力,不然你以为皇帝为何迟迟不敢动襄王?皇帝最想削的就是肃王和襄王两个藩王,但削藩一个不慎就可能把他自己搭进去,所以他一直不敢妄动。你没见皇帝对肃王跟襄世子都是客客气气的么?”

    苏成不懂这些皇权纷争,他只想知道一个问题:“那老爷子的意思就是,襄王会把现在的皇帝赶下台?”

    苏修齐想起自己曾见过数面的襄王,又想起当初周太-祖对襄王一系的忌惮,出神片刻,点头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苏成想想就胆寒:“那……那些现在趋奉楚圭的世家……”

    苏修齐冷笑一声:“不长眼总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”苏成想起老爷子方才的话,忍不住问,“这关那楚六姑娘什么事?襄世子管这等闲事作甚?难道那襄世子真把她刮剌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成一句话尚未说完,便被苏修齐猛地踹了一脚:“满脑子淫-猥之事!我可告诉你,要想活命,就别出去胡说八道!还有,不该问的别问,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,知道么?”

    苏成见老爷子神色狠厉,也不敢再多言,只好诺诺应声。

    清明节俗里,除禁火、扫墓、游春踏青而外,还有荡秋千。因秋千含“千秋”之意,寓意江山千秋永固、圣寿千秋无疆,故此俗于宫中尤盛。先朝时,每年清明,各宫皆安秋千一架,宫眷们俱戴栁枝于鬓,身着艳色丽服,打秋千相嬉戏。如今虽则改朝换代,但风俗是相延的。

    楚明昭觉着荡个秋千没什么,只她不想跟她那两个堂姐一起,她们俩谁都不盼她好,叫她去也不会安什么好心,然而她又推不掉。到了入宫这日,她打选好衣裳首饰,收拾齐整,再三确定自己穿戴得宜又不至扎眼,这才磨磨蹭蹭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楚圭虽登基不满两年,但已经采选了三次绣女,后宫嫔御早塞满了东西六宫,楚明玥不肯与那些妃嫔同住一宫,又兼离嫁人不远,在宫里待不了多久,楚圭便允她暂且住在坤宁宫。

    只是楚明昭每每思及此都忍不住感慨或许真有因果报应这回事。楚圭嫔御虽多,他平日耕耘也勤快,但奈何广种薄收,后宫鲜有受孕者,即便侥幸怀上,不是胎死腹中就是生下早夭,任凭楚圭采选多少绣女都是无用功,两年来竟没一个孩子成活。

    当年楚圭仗着自己儿女多,毫不手软地弄死了两个,如今却再也养不出孩子。

    楚明昭觉得这八成是楚怀仁跟楚明仪在天有灵,对楚圭施加的报复,哪怕浑身戴满小甜瓜都解不了了。

    楚明昭见到楚明玥时,她正坐在秋千的画板上与宫女们说笑。

    楚明玥一看见楚明昭,就笑着招呼她过来,从一旁侍立的宫女手里接过一根柳枝,执意要亲自帮她戴到鬓发上,楚明昭几推不过,只得由她。然而楚明玥戴柳枝时动作过大,勾乱了楚明昭的发髻,等戴好之后仿佛才看到楚明昭那被她挑得乱糟糟的头发。

    楚明玥低呼一声,忙道“对不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