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桥文学 恐怖灵异 末世之毒妈鬼宝 V44 组建小探险小队

V44 组建小探险小队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末世之毒妈鬼宝| 作者:临渊慕鱼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他的身体有些不对劲,刚开始的时候,他以为自己恢复正常了,可是后来发现并没有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他就会陷入沉睡,这个时候,他就会变成那个正常的二呆。

    等到夜晚降临的时候,他就会醒过来,变成付景深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付景深坚信,二呆只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格,等到他恢复正常,二呆就会消失,可是后来他却发现,事情不是这个样子,二呆和他,更像是一个灵魂分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,他岂不是就像人格分裂一样?

    就在付景深抱着山竹发呆的时候邵情已经把炸酱面做好了,端了出来,雪白的面上淋着肉酱,看起来就让人格外的有食欲。

    “不许吃,等我把其他的菜也做好。”邵情嘱咐付景深以后,就回到厨房,继续做菜去了。

    付景深傻乎乎的看着炸酱面,半晌,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涌出来,他也曾期待,拥有这样的一个家,有人为他洗手做羹汤,会让他在外面奋斗一天,疲惫的回到家以后以后,就吃上热汤热菜。

    他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她会从厨房里伸出头,俏皮地问他:“今晚想喝什么粥?青菜粥还是皮蛋瘦肉粥?”

    那就是最圆满的人生。

    然后在他绝望以后,又得到了他幻想的一切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他不用绞尽脑汁的再去考虑,如何应对那些不怀好意的亲戚,如何应付时刻考虑杀了他的后娘后哥txt下载。

    有人愿意护着他,什么都不用他做,什么都不用他想。

    心里乱七八糟的付景深无意识的拿着筷子,开始品尝炸酱面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炸酱面已经下去了将近一半。

    付景深面无表情,内心全都是卧槽,邵情喊他等着的,他居然……偷吃了……

    做贼心虚的付景深偷偷的把酱往上面堆了堆,掩盖住吃掉的痕迹,为了让面看起来不像被吃过的样子,他绞尽脑汁,还把另一碗属于邵情的面也均匀了一点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两碗就显的一样多了。

    我真的是太机智了。

    付景深默默的自豪,自豪完毕以后,付景深就想给自己一个耳刮子,他这是被二呆影响了吗?感觉就像个真正的呆子似的,行为也好,心理也好……

    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创的付景深沉默的看着那两碗炸酱面,直到邵情做完了吃的,喊他过来帮忙端。

    付景深才从深深的重创当中爬粗来,老老实实的过去端菜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两个人吃饭,但是邵情依旧做了四个菜一个汤,只不过每个菜的分量都不是很多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两个人吃四菜一汤,也不会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多喝一点汤,这个汤很鲜美的。”邵情坐到了沙发上,提了筷子以后就发现,碗里的炸酱面分量有点儿不对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然后就笑了,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付景深心虚的要命,吃的时候,一个劲往邵情碗里夹菜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邵情心里愉悦的要命,只觉得她这两天真的是错觉了,二呆明明还是那么呆,偷吃之后居然不擦嘴,这不是等着被抓吗?

    这傻货,哪里像变聪明了的样子?

    吃完饭以后,邵情洗了碗,就拿了启蒙书过来,继续教付景深,付景深低着头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这是重回童年,重新上幼儿园了,那是为了不暴露自己,他还必须老老实实学。

    不能表现出自己已经会了的样子,又要表现出他在认真学的样子,真的是十分的考验演技。

    教的差不多以后,邵情就和付景深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你去给我拿衣服过来,要那件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邵情就上了楼,留下付景深,呆立半天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他现在特别庆幸自己是一只丧尸,因为丧尸是没有鼻血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他肯定会喷一桌子的鼻血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真的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给我拿衣服。”邵情进浴室之前又喊了一声,才把付景深叫醒了,付景深赶紧上楼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一只丧尸,却觉得自己的脸在隐隐地发烫,拿衣服的时候差一点拿错了。

    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邵情说的那件黑色睡衣,拿出来的时候,把一条花边蕾丝黑色小三角也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蕾丝边上挂在睡衣扣子上,付景深一脸的呆滞,最后头一仰,一缕暗到发黑的血丝,还是从鼻子里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能让丧尸流鼻血,邵情应该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赶紧擦掉自己鼻子底下那一丝血迹,付景深才抱着衣服,去了浴室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浴室里传出潺潺的水声,他就忍不住的去想,至于想的是什么,那是不能描写的。

    “衣服拿来了吗?”邵情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付景深赶紧应了一声,然后他就看到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,一只雪白的手伸了出来,隐约还能看到邵情细腻的皮肤,白莹莹的,被灯光映得很是漂亮。

    付景深赶紧把衣服递了出去,心里一片乱七八糟,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邵情问他:“那日里,你不是问我,你和晏旗月我更爱谁吗?现在你还想知道答案吗?”

    付景深下意识的道:“想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被那只雪白修长的手掐住了脖子,摁在了墙壁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