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桥文学 都市言情 千面撒旦 第十章

第十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千面撒旦| 作者:卓笙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一个月过去了,方莘羽仍是无消无息,寻人工作依旧是没有半点进展。

    "我觉得嫂子也真是个狠角色,一个女孩子家,又挺了个肚子,竟然可以什么东西都不收拾,什么人都不求助,赤手空拳、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。"本来嘛!她狠她的倒也没差,只是也用不着狠这么久吧?一狠就狠一个月,狠得连一点鬼影子都没有,老大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,他们的压力更是一天大过一天!

    白至云喃喃抱怨着,他将眼光调向一旁优闲喝着咖啡的慕容星辰,问题一定出在这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身上。"嗯,姓慕容的,全省医院这么多家,每天看病的人又这么多,你怎么能保证不会有遗漏?"

    慕容星辰轻啜了一口卡布基诺咖啡,"这点我也考虑过,虽然已经将莘羽的照片传给各医院了,但为了以防万一,我后来又请你们公司的电脑程式设计师设计出一套程式,它的功用在于病人挂号时,挂号处敲入的病人身份证字号如果与莘羽的身份证字号相同,电脑马上有所反应,萤幕上会立即跳出警讯,请挂号小姐马上通知院方并与我们联络。"

    太狡猾了,这只阴险的老狐狸,照他这样说来,嫂子不是在挂号时就无所遁形了!虽然放心了,但他仍是鸡蛋里挑骨头的说:"要是挂号小姐很忙,或是她看到当作没看到,不屑通知你呢?"

    慕容星辰别有深意的含笑看了他一眼,"不可能。"

    白至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。这只老狐狸不知又使了什么坏主意?"为什么?"

    "因为发现莘羽的人可以拥有蓝斯饭店二十万元的免费住宿招待券…以及和鬼面撒旦共度一顿晚餐!"

    鬼面撒旦?那不就是他吗?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?"你…你太狠毒了吧!这样对待自己的好兄弟,是个美女也就不计较了,如果是一个吃男人不吐骨头的花痴,那我不是惨了!"

    "那你就当作自己是为国捐躯吧!"慕容星辰忍住笑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天啊!如果…不幸是一个脑满肠肥的欧吧桑…那他干脆自己先求个了断算了!了断?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"喂,你们说,都过这么久了,嫂子既没出国,也没上医院做产检,你说她会不会一伤心之下,不想要那个孩子,跑去那种没有登记的密医诊所,把孩子给打掉。"白至云露出恐怖的神色。如果真是那样,老大大概会亲手宰了那个胡涂的医生,然后他们大家也都没有太平日子可以过了!

    "你的说法也不无可能,但是其实怀孕初期,一个月做一次产检是很正常的事,所以我们也不用这么悲观。"慕容星辰以医生的专业立场分析。

    "那就更惨了,她如果没有去堕胎,又一点消息都没有,你说嫂子会不会想不开而…"白至云越猜越离谱。

    "你别乌鸦嘴好不好?"冷昭廷怒吼。这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乱!

    "刀疤,这次可是你不讲理喔!我又没有说想不开而怎么样,是你自己想歪的!"他心情也很差,正想找个人吵架舒解一下郁闷的情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慕容星辰的行动电话响起,他迅速的接起电话。"好,我知道了,我们马上到!"挂断电话,他对他们露出胜利的一笑,"鱼儿安全入网,我们收网去!"

    方莘羽只考虑到不能去慕容星辰开的南华医院,却没想到她的不告而别早已闹得满城风雨,蓝斯早已将她的照片传给全省各大医院及各妇产科诊所,所以当她在这家医院挂号时,已引起了护士小姐的注意,且不动声色的通知上级。

    护士小姐小芳紧张的端着一杯白开水,心里为自己的好运在尖叫着,她就知道,她就知道当初自己不顾家里的反对声浪而坚持念护专是明智的抉择,看吧,现下机会不就来了,她要倒水给千面撒旦的准新娘喝耶!而且还是一杯下了药的水,天啊!等一下她爱慕已久的玉面撒旦慕容星辰也会来,如果他因为她倒水有功而想网罗她进他的南华医院,她是马上答应好呢,还是假装考虑一下再点头呢?哦,还有她得先想好如果有小报记者来采访她整件事的经过她要怎么说,是用她的左脸还是右脸面对镜头?而且她还可以分到蓝斯饭店的免费住宿招待券,呵呵,她早就想尝尝住总统套房是什么样的滋味了!

    "方小姐,请喝水,这是我们医院特别为准妈妈和她的小宝贝准备的,不但对你的身体好,对肚子里的小宝宝也有帮助喔,再加上你和你先生优秀的基因,以后这个小孩一定是人中之龙凤啊!"小芳越说越兴奋,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说溜了嘴。

    方莘羽轻啜一口开水,"护士小姐,你如何得知小孩的爸爸很优秀?"

    "这你就别谦虚了,这全台湾谁不知道千…"好险,差点说出千面撒旦四个字,小芳机警地改口,"谁不知道千千百百从外国回来的留学生都是社会的精英,既然是精英,眼光当然差不到哪去,所以可想而知你先生一定也很优。"

    "可是…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从国外回来的呢?"方莘羽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"还不是从…从你刚刚填的病历表上看到的,方小姐才填过就忘了,真是贵人多忘事,"好险,小芳暗捏了一把冷汗,差点就讲出自己其实是在八卦杂志上看到的。

    方莘羽也松了一口气,她还以为医院已经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了,心中又掠过一阵苦涩,是她太多虑了吧!都过这么久了,蓝斯大概早和那位华小姐结婚了吧,难道她还以为蓝斯会像两年以前大费周章的寻她吗?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医生重重的咳了一声,暗示护士小姐别再帮倒忙了。搞什么,他也很紧张啊,而这花瓶护士只会在一旁瞎搅和,她难道不明白如果露出破绽,人搞丢了,他们两个的饭碗也砸了?

    "方小姐,你是第一次来,之前有在别家医院看诊过吗?"医生和气的问她。

    "我上个月检查来过一次,那时才确定怀孕了。"等一下,方莘羽忽然想起刚刚和护士小姐的对谈,既然她是第一次来,刚刚医生都还没有看诊,那个护士小姐又如何能肯定她已有身孕?"对不起,我忘记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办,我下次再来好了。"发现事情不对劲,她决定换家医院。

    "可是…方小姐…"医生紧张兮兮的想留住她。

    "有什么事情会比去见孩子的爸爸更重要?"慕容星辰从内诊室里走出来,脸上挂着一贯的温柔笑脸,"莘羽,好久不见了!"

    方莘羽看到他后惊慌失色,匆忙抓起包包站起身想走,眼前却是一阵因药效发作的头晕目眩、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慕容星辰对着一旁痴痴看着他的小芳微微一笑,"美丽的护士小姐,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拿条干净的毛毯来?谢谢。"

    天啊,她有没有听错,她的偶像玉面撒旦慕容星辰叫她"美丽的护士小姐",别说是区区一件毛毯,叫她为他死她都没有第二句话!

    慕容星辰接过毛毯,将它轻轻盖在方莘羽身上,抱起她走到医院门口,坐上已在外面等候多时的黑色房车。

    药力消退,方莘羽缓缓醒来,睁开眼,看到的是一片熟悉的蓝色色调,她认得这是蓝斯位于阳明山的别墅,她没有忘记她在昏倒前看到了慕容星辰,他终究找到她了!她轻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声叹息被端着鸡汤进来的蓝斯听到了,他的心揪了一下,"为什么叹气?"

    方莘羽愣愣的看着他,一个月没见,他…瘦了很多。她情难自己地摸着他的脸庞,上面都是新生的胡碴;她摸着他的头发,似乎凌乱了些;她摸摸他的眉毛,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浓,一样的刚毅,一样的好看,只是现在却紧紧的皱在一起,她想要抚平那皱起的眉峰,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忙想要缩回手。

    蓝斯抓住了她想缩回的手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"为什么不把事情搞清楚再走?为什么不和我商量?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我?"

    蓝斯紧追盯人的一连串为什么问得方莘羽昏了头。为什么?他怎么可以这样理直气壮、声势逼人的逼问她?背叛者是他,脚踏两条船的也是他啊!

    "事情还不够清楚吗?你的父母带着他们的媳妇来向我示威,你要我和你商量什么?华咏儿肚子里有了你的小孩,你又要我相信你什么?"一个月来囤积的委屈在此时尽数爆发,方莘羽双眸跳动着火花,握紧了拳头,生平第一次她如此怒火高张的吼人,从不发脾气并不代表她好欺侮。

    蓝斯错愕的望着她啧出的熊熊烈焰,原来冰山也会喷火!忘了自己还要跟她算她逃家的烂帐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因愤怒而有着另一股风情的小脸喃喃道:"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…"

    准备要和他大吵一架的方莘羽怎么也没料到他竟摆出这种阵仗,顿时气势减弱了几分,难得她想发顿脾气都发不成,她不甚满意地撇撇嘴角,"我在和你谈正经事,你却在那说一些五四三的。"

    "我们是有不少正经事该好好谈谈。"蓝斯赞同的点头,"第一件就是结婚,婚礼的一切事宜都准备妥当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大家都在等你这个新娘子回来。"

  &n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